当前页面栏目:行业动态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3D”技术不只能打印,竟然还能灭火「下」

  • 作者:admin
  • 来源:
  • 日期:2019/4/18 15:16:14
  • 人气:

接:“3D”技术不只能打印,竟然还能灭火「上」

这里对“3D firefighting”做个解释:“3D Firefighting”最早是由英国消防员Paul Grimwood提出的,主要是强调在单元房火灾扑救中,不能只盯着眼前的可燃物看,要把火场看成是三维的,提高对烟气的重视以及熟悉火灾特性。

3、替代方法

瑞典人在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机后开始改变他们建造房屋的方式。瑞典冬季的气温非常低。这意味着,当隔热情况相同时,瑞典房间要有更多的取暖设施才能和比利时的房间的温度相同。瑞典人很快意识到,长远来看,传统的建筑方式(空心墙体内没有隔热层,单层玻璃窗,大量裂缝和漏气)已不再可行。今天在瑞典,三层玻璃窗是标准配置。由于采用新的施工方法,比利时如今出现的问题,瑞典自80年代以来就出现了。多年来,瑞典消防员提出了许多解决方案来解决这些问题。

3.1、热成像仪,眼镜蛇和通风

在2010年,我参加了冷却穿刺灭火装置培训,也就是“眼镜蛇”的介绍性课程。该设备可以在门、墙壁、地板上开几毫米的小孔。为了达到这种效果,可以在水中添加研磨物质,然后在非常高的压力(300巴)下进行喷射。钻孔后,水将射入并深入到后面的房间。由于高压作用,产生非常细的水雾,细水雾冷却烟气非常理想。因为其流量在60L/min左右,所以不能够完全灭火,但它的确提供了一种手段来控制全燃火或对通风不足火灾的热烟气进行“惰化”。

利用“眼镜蛇”这个装备并不是一个完整的灭火方法。在瑞典,现场指挥员会对事故进行彻底评估。当他评估火场时,其他消防员也准备好对火场进行内攻,在评估时他也对火场特性进行了判断。在热成像仪(TIC)的帮助下,他将确定“起火点”的位置。在这些地方可以使用“眼镜蛇”,随后指挥员可以通过监控火场中排出的烟气温度变化来评估“眼镜蛇”的效果。 “眼镜蛇”可以在几个不同的地点使用,以确保烟气已经冷却。每当水射入房间时,水会在短时间内雾化喷洒至室内。

“眼镜蛇”使用后,需要采取以下几项行动。靠近起火点位置创建一个通风口。此外,打开房门。正压送风机开始工作,排出室内冷却的烟气。最后,进行内攻。

最重要的是,这些行动必须协调一致。“眼镜蛇”开始使用时,下一步行动必须做好准备。配备有空气呼吸器的消防员需要做好准备。使用“眼镜蛇”后,需要立即开始通风(送风口,排烟口和风机),然后立即进行内攻灭火。这种灭火操作模式不会导致因火灾发展到相邻的房间而带来额外的损失。

3.2、穿刺水枪:“穷人的眼镜蛇”

“眼镜蛇”系统非常昂贵。有一种廉价的替代品,但效果也稍微差一些。瑞典的一位教官这样说道:“如果“眼镜蛇”太贵,先给自己买一个穿刺水枪。对于一些火灾,它会让你节省很多钱。用省下的钱,你就可以购买“眼镜蛇”,因为它仍然是一个非常棒的工具。”

穿刺水枪是一截与高压软管或低压水带相连的钢管。有一个阀门可以打开和关闭水枪。管子的前部是锥形的,尾部有几个小孔。使用电钻对门、窗框或房间的墙壁凿孔。钻孔后,将穿刺水枪伸入,几秒之后就能出水。

由于工作压力较低,穿刺水枪产生的水滴直径大于“眼镜蛇”的水滴直径。喷雾的范围也较小。因此穿刺水枪不是非常有效的工具。然而,这是一个简单的工具,使用起来也比“眼镜蛇”要简单很多。

穿刺水枪在火场上的应用与“眼镜蛇”类似。因此,也需要消防员进行协同作业。比如,钻孔后架设穿刺水枪,停止水流,创建通风口,打开门,启动风机,内攻灭火。因此, 指挥员必须具备足够的知识来确定是否需要使用这个技术。

3.3、正压进攻(PPA)

瑞典也有一些消防部门采用类似的策略(正压进攻),在内攻之前,并没有进行烟气冷却。这种方法实际上与美国的正压进攻(PPA)相同。关于这个问题的更多信息可以在Brandweerman发表的文章中找到(见[7])。

然而,瑞典消防员在在这个技术的基础之上增加了一些元素。内攻开始时,内攻人员也会冷却烟气。如果执行得当,这种战术既可以快速控制火势,又可以有效排烟。瑞典消防员认为,这可能会提高被困者生存的机会。研究必须确定对于着火房间和通过敞开门连接的任何其他房间是否适用这种战术。SteveKerber所做的研究(见[5])已经表明,对于密闭房间中的被困者,火灾中很可能生存下来。消防员的快速干预可以降低被困者暴露于有毒烟气的时间。

这种战术虽然有优点,但它同样存在一定的风险。因为送入新鲜空气,可能助长火势,而且可能导致通风引发轰燃。内攻人员必须快速行动并做好万全准备来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同样,现场指挥员必须非常有能力来准确判断、选择内攻方法。

4、参考文献
[1]  Fire Behaviour and Fire Suppression Course for instructors, MSB, August 2012,Revinge, Zweden
[2]  Binnenbrandbestrijding, Koen Desmet & Karel Lambert, 2008 & 2009
[3]  Lambert Karel, Baaij Siemco, Brandverloop: technisch bekeken, tactisch toegepast, 2011
[4]  Särdqvist Stefan, Water and other extinguishing agents, 2002
[5]  Kerber Steve, Impact of ventilation on fire behavior in legacy and contemporary
residential Construction, 2011
[6]  www.wikipedia.org
[7]  CCS-Cobra training program, Boras, Zweden, maart 2010
[8]  Lambert Karel, invoeren van ventilatie: drie verschillende benaderingen, de
brandweerman, september 2012
[9]  CFBT Instructors course level 2: the T-cell, September 2012, Relegem, Belgium

上一篇:中国实施燃油税改革的良机又现 下一篇:没有资料
18671091666 13886855788 15871226606 15172781770 提交需求
销售经理:杨经理 18671091666 / 13886855788 QQ咨询最新的价格吧! 刘经理 15871226606 QQ咨询最新的价格吧! 彭经理 15172781770 QQ咨询最新的价格吧!  返回顶部↑